「哇!好厲害!色虎你現在更家威猛雄壯了。」

和碧眼金晶虎待在一起的虎子雙眼冒着小星星,一臉的崇拜和嚮往。

虎子的話剛說完,就是發現自己的身體也在以肉眼可見的勢頭在瘋狂生長,轉眼間就是達到了十六七歲的少年一樣,只有一塊可憐的紅肚兜掛在私處,幫他遮羞。

這一變化直接把虎頭虎腦的虎子整懵了,好奇地看着身體健壯的自己:「這是長大后的我?色虎變大了,我也變大了?」

虎子沒有害怕,只是好奇地看着自己,握緊拳頭,肌肉隆起:「色虎,我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突然肚子好餓,能吃下一頭牛。」

「嗷!」

虎子白了一眼碧眼金晶虎,「你要吃兩頭?不好意思,沒有那麼多牛,你還是回去做夢吧,夢裏啥都有。」

「對了,去看看姐姐怎麼樣了?她都昏迷一年多了,說不定此番變化能夠醒來。」

虎子向往常一樣跨步,下體迎風飄揚,涼嗖嗖的,不過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竟然一步下去數丈遠,開心異常,「哇!色虎,看見沒,你看到沒有,我馬上就可以飛嘍!」

「嗷!」

碧眼金晶虎回了一句:看見了看見了,你下面那東西我看見了。米粒小,真辣眼睛。

當然心裏補了一句:「飛?離飛還早著呢!我也想飛,誰能借本帥虎一雙隱形的翅膀啊!」

虎子可不管那些,身體長大,跑的飛快,一直是他的遠大理想,現在理想竟然一下子就實現了,開心的不得了。

說完腳下連動,速度奇快的返回山上的茅屋,不過讓他失望的事,躺在床上的身影並沒有任何的變化。

「姐姐!」

他的開心瞬間蕩然無存,眼眶淚水打轉。

當然發生變化的遠不止虎子和碧眼金晶虎,村裏很多人都是發生了變化,尤以陳大力奎小六這些村子裏的壯丁最為明顯。

他們看着身體肌肉變的尤為發達的自己,力量似乎無窮盡一般也是被嚇了一跳,不敢有絲毫地停留,紛紛找到了曉爺爺的家中,想問他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曉爺爺家是人滿為患,差點就把門給擠破了。

曉爺爺還是以前那副模樣,用他那不大好的眼神看着大家,然後又是直直看向了天空,幽幽開口:「該來的還是來了,躲是躲不掉的,在此隱藏了無數年,已經是上天眷顧,算是保存了這一族了,只是有些可惜,這處世外桃源隱匿不了多久了。」

大家不知道曉爺爺雲里霧裏的在說啥,而此時曉爺爺摸了摸拐杖,對着陳大力他們說道:「大家不必擔心,你們身上的變化只是我們這裏和外界相連了導致的。」

眾人一驚,露出了疑惑:「和外界相連了?」

他們朝思暮想,盼星星盼月亮,期盼有一天能夠出去,但是真的當和外界相連的時候,他們竟然有些舉手無措,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突然發現似乎在這片小天地生活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外面的人吃的什麼呢?」

「外面的人喝的什麼呢?」

「外面的人穿的什麼呢?」

「外面的人都和龍公子一樣好說話,熱心腸嗎?」

……

曉爺爺沒有理會眾人心中所想,手中看似普通的拐杖在地上一杵,地面出現一個複雜的符文,隨着符文的出現,眾人只覺得心口發燙,連忙扯開衣衫一看,竟是也有和地上相同的符文。

符文匯聚成一個複雜的「力」字,如果林天霄在此的話,必然會認識,這樣的字體赫然是和《乾坤陣法》上的字體是一樣的。

眾人的身體驚奇地看着這一幕,然後腦海中就莫名出現了很多東西。

「萬古遺族力神一族,這些文字是《力神訣》,這是……功法?」

陳大力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曉爺爺點了點頭,「以前我們這裏與外界隔絕,沒有靈力,功法壓根用不上,而現在,不同了……」

在曉爺爺和陳大力他們娓娓道來之時,林天霄出現在了無靈谷,現在已經不能叫無靈谷,現在無靈谷的靈力極其濃郁。

林天霄沒有停留,快速奔向山上的茅草屋,與此同時神識展開。當他發現茅草屋中有玄王強者的氣息波動時,心中陡然緊張起來,身形不自覺地加快了。

「玄王的氣息?這裏中怎麼會出現玄王強者?」

隨着林天霄的靠近,心中的擔心慢慢降了下來,隨着代替的疑惑。

「那是虎子?」

林天霄並沒有隱藏自已的氣息,來到茅草屋的時候,屋裏的虎子就是一臉警惕的跑了出來。

當他看見林天霄時,有些模糊,還刻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當他發現真的是林天霄的時候,壓抑在心中許久的無助,瞬間爆發出來,原本在眼中打轉的淚水再也不受控制,滾滾而下,「大哥哥,你來了……」

畢竟他還只是個孩子,雖然現在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他依舊只是一隻有幾歲的孩子,原本無憂無慮的玩耍,而他卻承受着許多本不該是他這個年紀該承擔的東西。

林天霄看着眼中的虎子也是匪夷所思:「真的是虎子,怎麼突然張這麼大了?而且還有玄王的實力……」

虎子擦著鼻涕,哽咽道:「大哥哥,你快救救我姐姐……」

林天霄一聽,心中揪成一團,來不及詢問虎子的變化,一個閃身進入了房間。

看到安靜躺在床上的天靈,臉色灰暗,嘴唇慘白,一身紅衣蓋在上面,嘴角有個微不可查的滿足幅度。

林天霄的心,猶如被人狠狠捏爆了一般,輕輕拉起天靈的一隻手,冷冰冰的,沒有絲毫的溫度。

那句「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帶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對這個女子的承諾猶在耳邊……

他來了,這裏也逐漸和外界相同了,可是,她卻閉上了眼。

「怎麼會這樣?」

看着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天靈,林天霄很亂,心亂如麻。

虎子是堅強的,哭了幾聲發泄一下就是不哭了,一臉迷茫地在邊上說道,「不知道,姐姐是一年多之前突然暈過去的。」

「一年多以前?」

林天霄皺起眉頭。

他感覺不到天靈的脈搏,感覺不到她的心跳,甚至感覺不到她的任何氣機,但是他卻有種奇怪的感覺,「天靈還沒有死,但是為什麼會這樣?我又該怎麼做?」

這個時候陳大力他們都是知道了林天霄的到來,在曉爺爺講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後,便是紛紛趕了過來。

「龍公子,天靈她……」

「我身為村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沒有照看好天靈姑娘,我辜負了公子的囑託,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不是村長一個人的責任,我們都有份……要殺要剮,全憑公子一句話。」

奎小六他們也是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補充道。

林天霄驚訝地看着大家的變化,忽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清一色的玄王強者!這是什麼情況?

陳大力知道林天霄心中的疑惑,於是簡單把他也是來之前才知道的事情經過敘述了一下,原來他們這一族是萬古遺族力神族的後裔,怎麼會到這裏的曉爺爺也是說不清楚,只是一代代相傳下來的。

林天霄想到了萬重樓所在的那一族,也說是萬古遺族,對於萬古遺族他現在還沒有什麼研究,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和天機門有關係。

越來越多的事情,都是指向了天機門。

。「小子,我還有三隻惡鬼,你還能發出幾個這樣的火球。」

「嘿嘿,你真以為小爺就只會一招是吧。」

胡小飛把手伸進懷裡,掏出一沓符籙。

左手鎮鬼符,右手碧血劍,朝著鬼見愁殺了過去。

所謂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以己之長,攻其之短。

他速度或許沒有鬼快,但是

《九叔世界里的道士》第一百二十二章兩敗俱傷 內院

一間雅緻簡潔的房間,柳席坐在青蓮蓮座上,閉目凝神,手中結修鍊之印。

虛空之中,一縷縷凝為實質的能量氣流,瘋狂湧向青蓮蓮座,經過蓮座純化,迅速補充進柳席體內。

一夜之後,

體內暗淡的經脈再度散發出瑩瑩輝光,雄渾磅礴的鬥氣洪流沖刷而來,似有「嘩嘩」的水聲響起。

柳席內視之下,體內的鬥氣終是恢復到全盛狀態,正要退出修鍊狀態。

忽然間,體內經脈、骨骼、血肉……等全身爆發出一股渴望之意,一股奇異的感覺,卻是直接湧現心頭……

順著這股感覺,「九幽靈焰訣」開始自行運轉,隨著功法運轉的加快,房間之內本以平緩的天地能量,再次開始劇烈波動起來。

柳席先是一怔,反應過來之後便是心中欣喜,這種感覺他熟啊!

只有即將突破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已經站在八星斗皇巔峰,再做突破就是九星斗皇強者。

越來越多的天地能量被吸引、拉扯,凝聚為實質化的斑斕氣流湧進青蓮蓮座,經過蓮座初步提純,然後順著柳席渾身毛孔湧進體內。

順著「九幽靈焰訣」的功法路線流轉一圈,化作精純鬥氣被體內細胞、骨骼、經脈等器官所吸納,提升著身體硬度,堅韌,力量……

這般突破過程持續十個小時左右,方才逐漸平息下來,當最後一縷的斑駁能量被柳席吸納進體內,房間之內再度恢復沉寂。

而盤腿坐在蓮座上的柳席,卻是在這一刻睜開那雙禁閉的眼眸,瞳孔深邃透亮,恍若無垠夜空。

柳席跳下蓮座,一股磅礴的氣息升起,嘴角微微上揚,笑道:「這就是九星斗皇的力量,接下來就要為突破斗宗努力了,還真是一刻都鬆懈不得啊!」

收起蓮座,柳席走向房門,道:「地魔老鬼已死,魔炎谷就再沒有真正的強者,離開黑角域之前,這魔炎谷可以去一趟,地魔老鬼收藏的可以抵禦丹雷的傀儡之法,我正好將其發揚光大。」

來到門外,一襲白色衣裙包裹著玲瓏嬌軀,臉龐削瘦冷漠的小醫仙映入柳席眼帘,看來毒素對性情還是有一定的影響。

見柳席走出房間,小醫仙淡漠的灰紫色眼眸,方才顯得靈動一些,眸中掠上一抹溫柔的笑意。

「少爺,你又變強了!」

柳席也不意外,含笑點頭,道:「什麼都瞞不過你,一點小小的突破,不過是九星斗皇而已。一起出去走走吧。」

小醫仙欣然同意,上前一步來到柳席身邊,卻是刻意保持一定距離,已經大成的厄難毒體,即使是自身清醒的狀態,身體都是遍布毒素。

並肩走在路上,一雙雙尊敬、敬畏的目光落在柳席跟小醫仙身上,所過之處的內院學生,都會主動讓開一條道路。

柳席帶著小醫仙一路沒有停留,行至內院深處,蘇千所在的樓閣。

蘇千察覺到柳席的到來,親自在院外相迎,不單是柳席和小醫仙現在都是斗宗級戰力,更是因為柳席和小醫仙對內院的恩情。

蘇千笑容溫和,熱切道:「柳席長老,小醫仙姑娘,之前的傷勢有沒有養好?需不需要內院提供藥材?」

柳席含笑搖頭,說道:「傷勢沒什麼大礙,其實我這次回來,是想了解學院關於中州的信息,以及前往中州的地圖路線,我準備要前往中州闖蕩。」

蘇千神情出現一瞬間的恍惚,眼中閃過追憶之色,感嘆道:「中州啊,那可真是全大陸最繁榮的地方,可謂是強者雲集,至少是斗宗強者才能勉強佔得一席之地。」

蘇千目光掃過小醫仙淡漠的臉龐,驚嘆道:「不過有小醫仙姑娘在,再加上你六品煉藥師的身份,只要沒有得罪死那些真正的頂級勢力,也足夠闖蕩中州了。」

蘇千領著柳席和小醫仙進門,來到樓閣二層的一間書房,走到書桌之後的書架前,翻找出一卷地圖。

蘇千來到書桌前將其攤開,先是指著地圖上一處,隨即划至另外一處,說道:「這裡就是黑角域的位置,而這裡就是天涯城,那裡有通往中州的捷徑,空間蟲洞。

別小看這空間蟲洞,這是只有斗尊強者才能建造的穩定空間通道,不走空間通道,就是斗宗強者也需要耗費半年時間才能抵達中州,而走空間蟲洞只需要一月時間。」

柳席點頭表示明白,他要的就是這份地圖,西北大陸終究偏僻了些,一般勢力都沒資格擁有這種地圖。

蘇千收起地圖,將其遞給柳席,道:「這份地圖能幫你前往中州,至於中州的勢力劃分,中小勢力多如牛毛,甚至有許多魔獸家族以及神秘種族,就是我知道的也不是特別詳細。

不過在中州,你需要注意的人類勢力,大致分為,一殿一塔,二宗三谷,四方閣。

殿是魂殿,極為神秘,在外只有一個名字流傳,卻依舊是中州頂級勢力,它的恐怖可想而知。

塔是丹塔,煉藥師心中的聖地,傳聞其中的三大巨頭,更是中州排名前十的強者。你去中州之後,有機會可以去丹塔,跟那些高階煉藥師交流一下。

二宗分別是天冥宗和花宗;三谷分別是焚炎谷,音谷和冰河谷;四方閣則是風雷閣,萬劍閣,星隕閣和黃泉閣。

這些勢力雖然比不得魂殿、丹塔,也都是傳承久遠,宗內存在斗尊級強者的大陸頂級勢力,闖蕩中州一定要注意它們。

一般斗宗或者六品煉藥師,都無法讓的他們真正忌憚,在中州闖蕩,定要收斂些性子,遇事莫要逞強,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蘇千聲音極為的鄭重,他知道柳席天賦異稟,年紀輕輕在鬥氣修鍊和煉藥術,都取得極高的成就,生怕柳席驕傲自滿。

柳席心中溫暖,這些勢力的基本情況他都有所了解,更是知道中州真正恐怖的是八大遠古帝族,以及三大魔獸種族,他自然不敢大意。

柳席笑道:「大長老是知道我的,我本就不是那種性傲張狂的人。」

蘇千含笑點頭,道:「你可是我內院的驕傲,以你的天賦,定會成為聞名大陸的頂級強者。

可惜距離下一屆內院學生畢業還有近半年時間,否則你倒是可以跟來自中州的學生一同前往,也算有一個落腳之處。」

「無妨!」柳席看了一眼身旁神情淡漠的小醫仙,很是有些心疼,道:「我可沒那麼多時間等待了,接下來去趟魔炎谷轉一轉,地魔老鬼已死,沒人可以阻攔我,之後轉道直接前往中州。」

7017k 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2128年四月三十日。距離四月五號刀劍開服已經過去了近乎一個月的時間了。

不得不說,刀劍神域這款遊戲的練級難度有點超乎高坂穗乃宇的想像,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高坂穗乃宇五人才升到了21級。雖說在大多數玩家如今都處在10-15級左右的情況下,高坂穗乃宇五人的這個等級,已經完完全全是位於玩家頂端隊列了。但高坂穗乃宇還是覺得這個速度有點慢。

高坂穗乃宇五人的情況十分的良好,但是只是一個月的時間,刀劍神域中,從剛開服的一萬人就只剩下了八千人左右還活着。除去開服第一天就死亡的213人之外,有着一千七百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意外死亡,或是因為現實世界出現了問題,或是被怪物擊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