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這就比朔茂大哥厲害了,只能說都是天才。」

「哼,有什麼了不起了,我們宇智波一族才是最多人才的,說話又好聽……」

一旁的人群嘰嘰喳喳討論個不停,期間又有許多忍者從外面走了進來,上忍晉陞的戰鬥也算難得一遇,雖然現在是在戰爭時期。

戰場上的上忍說多不多,但也不少,和平時期除了A級以上任務,哪還有可能會遇到上忍戰鬥的場景。

對一些中忍而言,觀看上忍層次的戰鬥,對他們而言,也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

所以消息傳出后,木葉留守的很多忍者都好奇的前來觀看。

更何況,這次戰鬥的雙方,都有着令人側目的身份。

一方是老牌木葉天才,號稱木葉白牙的旗木朔茂。

一方是新晉木葉天才,拉麵店的大筒木·多樂。

這必將是一場精彩的龍爭虎鬥。

就在這時,有人大呼一聲:「大筒木·多樂來了!」

當多樂來到訓練場時,看到周圍黑壓壓的人群,也不由大吃一驚。

他看了看地方,沒走錯啊。

只見訓練場四周黑壓壓的一片,有的坐的都滿了,思考片刻后,他似乎明白了木葉高層這麼做的意思。

難怪會讓木葉白牙這樣的頂尖精英忍者來做他的考官。

這是打着一邊套出我全部的實力一邊敲打敲打我的心思啊,所以找個高手來震懾震懾我。

畢竟,現在的自己雖然有仙人體增幅,大概有着中級上忍的實力,但也絕不可能是木葉白牙的對手。

我要是晉陞失敗了,以前在村子裏的天才形象就會轟然倒塌,曾經樹立起來的人氣和聲譽也會漸漸削弱。

哪怕晉陞上忍成功,也會敗在木葉白牙的手裏,又會認為我不如他。

「高層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多樂冷哼一聲,目光看向不遠處的火影。

對於他這個穿越者來說,跟水藍星相比,這個世界的政治博弈伎倆太差了。

「你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我根本不屑於所謂的天才之名,弱者才需要別人的認可,強大的人可以直接用手段讓別人服氣。」

大筒木·多樂嘴角悄然翹起,微不可察的嗤笑一聲。

木葉高層對自己還真是「殫精竭慮」啊,特別是團藏,現在還不死心。

穿越到火影這些年,他真切的體會到了木葉高層對自己那防賊似的警惕。

本來還沒什麼事,自從自己暴露出強大的天賦實力,就開始不停洗腦,甚至威脅自己一定要去根,最後還採取了強硬手段,真是可笑啊。

大筒木·多樂走到訓練場中,默默站着。

沒過多久,年輕的旗木朔茂也來到了訓練場中,站在了他的對面。

還未經歷喪妻、被隊友怪責之事的旗木朔茂,當真是才貌雙全,他看向多樂,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要晉陞上忍了,上次見你你才剛進學校。」

「旗木大哥,這次也要麻煩你了。」多樂回應了對方一個微笑。

「雖然我們認識,但我可不會這樣就手下留情的,你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忍者,希望你今天能夠晉陞成功。」

「嗯,我也不希望旗木大哥留情。」

多樂點了點頭,也不廢話,退後了幾步,手掌一翻,幾枚手裏劍出現在手中,然後向著旗木朔茂驀然擲去。

「叮叮叮!」

旗木朔茂見狀,幾乎是緊隨着多樂的動作,手中手裏劍甩了出去,與大筒木·多樂的手裏劍碰撞在一起。

眼看手裏劍碰撞后就要向地面跌落,多樂一揚手,再次有幾枚手裏劍被他投擲了出去。

只聽叮叮噹噹聲響中,本來要跌落的手裏劍,在被大筒木·多樂後面投擲出的手裏劍擊中后,剎那間改變了方向。

連帶着之前的手裏劍,一起向著木葉白牙激射而去。

「大筒木·多樂不愧是天才,這玩手裏劍的手法,跟宇智波一族比也絲毫不遜色。」

旗木朔茂看到這一幕,不由地喝了一聲彩,對多樂的手裏劍投擲技巧讚嘆不已。

在玩手裏劍投擲方面,他只見過宇智波一族有這麼秀的,不是宇智波一族的能這樣玩手裏劍,多樂他見過的頭一個。

畢竟,手裏劍投擲一向是宇智波一族的拿手好戲。

這不僅需要精微的力量控制技巧,更需要寫輪眼的輔助。

手裏劍如雨點般落下,眼看就要擊中旗木朔茂,旗木朔茂的身形忽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是到了多樂面前。

鋒銳的苦無劃破空氣,向著大筒木·多樂刺去。

「好快的速度!」

多樂眼神一凝,要不是他知道只有二代和四代會飛雷神,他還以為木葉白牙也學會了呢,這瞬身術的速度真快,雖然比木葉第一快的水門差了一點點。

多樂雖然有點驚訝,但眼神始終充滿著平靜之色。

面對傳說中的『木葉白牙』,他從未輕視,一直警惕著對方。

在對方剛消失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大筒木·多樂幾乎是瞬間就揚起了手中的苦無,與木葉白牙的苦無碰撞在一起。

叮噹一聲,藉著碰撞之力,多樂向著身後暴射而出,迅速與旗木朔茂拉開距離,後退時,他感覺到手臂一陣脹痛。

然而,多樂的身體剛剛立定,旗木朔茂就已經如影隨形般再次欺近。 下一秒,沒有血淋淋的場面出現。

葉塵的左手大拇指完好無損。

「你這刀啥回事啊,怎麼切不了我的手指,我都說是道具刀了,你不信。」

葉塵一臉無語道:「你們這樣欺騙我,有意思嗎?」

蔡悅:「·····」

力王等人也是煞筆的看著葉塵,這怎麼回事?他們的眼睜睜的看著葉塵握著匕首對左手大拇指紮下去,也真真實實的扎在左手大拇指上,可屁點血都沒飛濺出來,這太邪乎了。

「這是道具刀?」蔡悅也是蒙圈了,這看著不像吧。,

「悅姐,真是道具刀,不信,你看看。」

葉塵捏住這匕首的中間部位,輕輕一夾住,咔嚓一聲,匕首應聲斷裂。

「你看,這不是道具是什麼?」葉塵一臉正色問道。

蔡悅一下說不出話來,還真是道具刀啊。

力王的那一雙眼睛瞪得比牛還要大,啥?兩根手指就這麼輕鬆寫意的把匕首夾斷了?

「大哥,你怎麼把道具刀給這小子啊、」

「是啊,這小子好像在侮辱我們啊。」

力王的那幾個小弟也是蒙圈了。

力王回頭喝道;「胡說八道,老子那是真刀,真刀!真刀!」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好小子,真有你的,我到是有點小看你了。」力王再看葉塵的時候眼神都變了,剛才細胳膊細腿的葉塵此刻變成武道高手了,怪不得敢毆打李威少爺,只是,武道高手在李老闆那裡多得是。

兩根手指就夾斷了匕首,力王都沒這個本事,他雖然看著傻,可也精明得很,立即說道;「葉塵,我奉勸你一句,明天早上你親自去李少爺道歉,否則,你會死得很慘,江州,沒人能救得了你。」

「我們走。」

力王扭頭就走,他可沒有煞筆到上前要和葉塵比劃比劃,這葉塵莫不是練成了金鐘罩,刀槍不入?

「等一下。」

葉塵出口道。

力王回頭冷笑道:「你想什麼樣?」

葉塵笑道:「你這人有意思,明明是你帶著人來我悅姐家搗亂的,現在不說一聲道歉就走了,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蔡悅可不敢招惹這些人,趕緊說道:「葉塵,就讓他們走吧。」這些人可是李老闆的人,都不好惹,一個個看著不是善良之輩,大街上看到這種人,都是躲得遠遠的。

「悅姐,做人一定要有原則。」葉塵嚴肅道,「你好好看著就行了,什麼李盛不李盛的,在本道士前面,就是阿貓阿狗。」

「現在,先給我悅姐道歉,再拿錢修門,你們就可以走了。」

「老子一拳打死你。」

力王一個怒吼,直接對葉塵偷襲,碗大的拳頭一拳砸葉塵的面門。

速度很快,拳頭之風呼呼而過。

「弱爆了。」

葉塵一臉不屑,兩根手指就這麼輕輕一點,瞬間,力王砸過來的拳頭頓時陽痿了一般,軟弱無力,再也硬不起。

「你這是什麼功夫?」

力王嚇有點煞了,那一條可以打死一條狗的右手臂現在感覺不到任何的力量。

「說了你也不懂,太深奧了。」

「去。」

葉塵吐出一個字。

力王將近兩百斤的身子從客廳飛了出去,啊的一聲慘叫,重重落在庭院的鵝卵石上,疼的力王眼淚都飆出來了。

「大哥。」

「大哥。」

力王的小弟跑過去扶著力王。

葉塵大步走出客廳,居高臨下的看著嘴角滲流血的力王:「按人頭算,每人十萬塊,沒有十萬塊,不用走了。」

「小子,你狠,我給。」

力王一咬牙,他已經知道葉塵的變態和恐怖了,直接轉賬,葉塵沒有銀行卡,就轉到蔡悅的銀行卡上。

「滾吧,回去告訴李盛,叫他洗乾淨脖子等我。」葉塵道。、「我都沒去找他呢,他先來找我了。」

「行,行,你等著。」

力王留下一些狠話,負傷離去。

「悅姐,那些錢你拿著,我知道你不會用,不過你可以拿去捐給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啊。」葉塵笑著道。

蔡悅只覺得做夢似的,剛才葉塵三兩下就把力王給秒了。

「葉塵。」蔡悅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你很厲害,很能打,但這個社會上不能能打就能解決的。」

「蔡悅,不對啊。」葉塵一臉認真道。「我師父說了,拳頭可以解決百分之百的問題,哪怕你在錢。你的拳頭不夠硬的話,也沒用啊。」

蔡悅無語了,這都什麼師父啊,給葉塵灌輸亂七八槽的理念;「葉塵,聽我的,你馬上離開江州,先避了風頭再說,李盛認識很多達官貴人,他只要一個電話,隨便安一個罪名,你就要牢底坐穿了。」

悅姐很關心自己的嘛,葉塵高興道;「悅姐,淡定,他認識什麼社會名流,達官貴人,在我這裡都沒用,我認識比他厲害多,可以嚇得屁滾尿流的。」

「都什麼時候,你還說這種話。」蔡悅不高興了。

「悅姐,真的啊,他認識人,我認識鬼,各式各樣的鬼王鬼帝我都知道,隨便叫一個鬼王出來,都可以搞定了。』

和我比人脈,這不是找死嗎?

我的人脈那可是天地靈三界都是牛逼的存在!

低調,低調!

「世界上哪有鬼啊。」蔡悅一時氣呼呼的說道。

「這不就是嘛。」葉塵嘿嘿一笑,突然大拇指按在了蔡悅額頭中間,頓時,蔡悅只覺得身子打了一個激靈,眼睛好像看見某種奇怪的光芒一閃而過。

「小寶,給我悅姐打一聲招呼。"葉塵道。

「悅姐好啊。」

虛空中,飄來一個白色漢服的女子,容貌絕麗,氣質幽雅。

蔡悅眼睛獃滯,這就是傳說中的女鬼啊,一點都不嚇人·····感覺好有親切感啊!

下一秒鐘,異變突起!

。 陸安安最終還是加了粟政,反正她很少看手機,加了跟沒加一樣,除非她需要用到手機的時候才會去看一樣。

在加好友的列表,她看到了一百多個條請求加好友的信息。

粟政也看到了,不禁道:「原來有這麼多人想加你好友啊。」

不過這也不奇怪,陸安安現在可是校花,狂蜂浪蝶自然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