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那麼客氣,叫我天宇就好。」

「好的!」

「那麼,你們兩個先訓練,我回去給你們準備晚餐。」菲莉斯對著兩人輕輕一笑,隨即召喚出了銀金相間的天虹龍捲者。

「不用那麼麻煩啦,菲莉斯前輩。晚上我們去我住的地方POREPORE吃飯吧,老爹的咖喱可是一絕哦。」五代對著兩人說道。

「今天還是來我們那裡吃吧,飾玉三郎老爹今天休息來著。」

「誒!?」聞言,五代一愣,他沒想到對方會認識飾玉三郎老爹。

「嘛,最近才在他的店裡吃過飯,確實十分美味。不過……還是嘗嘗你嫂子的手藝吧。」龍天宇拍了拍五代的肩膀、點了個贊,隨即對著菲莉斯揮了揮手讓對方一路小心。

「那麼……特訓開始吧。」

「好的,龍前輩!Hen……shin!!!」

五代認真的點了點頭,在做了一套變身動作后,紅色的全能空我出現在了龍天宇的面前。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天驕盛宴還在繼續,夜晚的時間是自由的。

洛天霖和沐梓茵回到了太初戰艦,兩人來到作戰會議室。

在會議室裡面,柳梧大長老在這裡、六長老蘇見陽也在這裡,加上洛天霖和沐梓茵,總共四人。

陣法盤照常啟動,會議室的氛圍有些凝重。

柳梧大長老首先提起了疑問,是質疑的聲音:「聖子,聖女,他們是真的依靠自己的實力登頂問道天梯的嗎?」

蘇見陽靜靜的不說話,他心不在焉的在這裡,滿腦子都在惦記著綠蘿和蘇妙娥的煉丹比試。

沒辦法,綠蘿從問道天梯下來,就直接的找上門,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只好履行當日的約定。

不過好在,這煉丹比試是在天驕盛宴結束之後,他有些擔心自家閨女會輸。

要是在上萬天驕面前輸掉比試,估計以後煉丹的道心都沒有了。

洛天霖避重就輕,先回答柳梧大長老的疑惑,「大長老,現在玄天大陸難在證道大帝,難道渡劫成神,但是也因此讓更多年輕天驕有天賦。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登頂問道天梯,並且都見識了神界戰亂的畫面,這麼一來,玄天大陸的各大勢力不會只盯著我們太初聖地,同時也會擔心神界失守,會不會給玄天大陸帶來危機。

正是如此,我們也得到了短暫的成長的空間,不過各家依舊是心懷鬼胎,所以我打算建立一個臨時的組織,讓我們這些登頂問道天梯的天驕背後的勢力成為一個統一戰線,到時候可以保證彼此相對的安全。

所以今天的會議,是想要聽聽大長老和蘇長老的建議。」

柳梧大長老眯著眼,他知道洛天霖隱瞞了些什麼,不過也覺得洛聖子說的很對,現在他們最初的目的已經完成了一小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這一個相對穩定的局面,變得更加的安全可靠。

東荒聯盟是為了東荒勢力的團結統一,而現在要做的是讓玄天大陸的大勢力保持一個相對的平衡。

「聖子的想法,倒是可以考慮。現在玄天大陸能夠登頂問道天梯的總共有九天,實際上只有八大頂尖勢力,無論是玄天宮的少宮主,還是夏侯世家的夏侯傑,他們的背景力量都不可小覷。但是無論是哪一個勢力,也無法地方其它勢力的窺視。

團結起來,最起碼在外面眼裡看起來沆瀣一氣,不敢隨便的對任何一個有成神可能的天驕下毒手,而且背後還牽扯到玄天大陸的安全,相信他們也不會無視聖子所說的神界戰亂的畫面。

但是玄天宮和某些大勢力一向走的很近,就連玄天宮的內亂都有著聯繫,還有其它的大勢力都有著其它勢力的合作,恐怕不會真心的想要建立這麼一個團結的組織。」

柳梧摸著白鬍子琢磨著,在他的眼裡更多的是悲觀的世界。

畢竟,經歷過柳家的覆滅。

這時,蘇見陽也回過神來,他認真的思索道:「柳梧大長老說得對,但現在他們都在東荒,那麼肯定會同意建立這麼一個組織。哪怕這只是一個名不符其實的組織,但是也可以在明面上讓很多宵小不敢有動作,至於在背後多提防一點便是,相信他們也不會完全的相信我們。」

「那麼這一件事情就先拍板定下了。」

洛天霖目光看了看四周,輕聲道:「大長老,麻煩您用神念加持一下會議室。」

柳梧照做,眼神有些驚訝,都已經用了陣法盤了,還要他加一層保障?

接下來究竟是想要說些什麼事情?

看到柳梧開展了神念屏障,洛天霖開口了。

「天驕盛宴只是本聖子部署的第一步,接下來我們還要利用黑盒子。」

洛天霖一言,柳梧的眼神不能夠平靜了,不過還是安靜的繼續聽著。

「本聖子並沒有黑盒子,但是我們可以造一個假的黑盒子,然後有勞柳梧大長老親自送到北地,然後宣稱黑盒子出現在北地。對了,最好是傳出日月聖地或者是歐陽世家得到黑盒子。」

說罷,洛天霖會意的看向了柳梧大長老。

一旁的沐梓茵臉上泛著淡淡的笑容,一副我看懂你的模樣。

蘇見陽還沒有回過神來,要用黑盒子坑北地理解,這可以轉移注意力,還能夠讓北地亂起來。

但是為何柳梧大長老的眼神那麼的怪異,甚至還有一絲的興奮。

「蘇長老是自己人嗎?」

柳梧大長老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蘇見陽,對於洛天霖和沐聖女,柳梧大長老自然是無條件信任的,而且也知道這兩個小娃娃猜到了他的秘密。

但是蘇見陽不一樣,雖然是太初聖地的六長老,也是太初城的城主,但是終究沒有熟悉到透露秘密。

「蘇叔是自己人。」

洛天霖果斷開口。

柳梧大長老笑了,「既然聖子都這麼說了,那麼肯定猜到本長老的真實身份了。不過這一件事情和太初聖地沒有多大的關係,這一個節骨眼聖子還是不要扯進來要好,而且黑盒子這東西太危險了,到時候即便是假的,恐怕也會讓人親自探查一番。如果發現是我送過去的,那麼可能會連累到整個太初聖地,包括聖子和聖女。

而且,我現在已經被他們監視起來,一旦我離開了眾人的視線,就會被猜忌。」

柳梧大長老並不希望去冒險,現在的有了東荒聯盟,而且聖子和聖女前途不可限量,做人不能夠那麼的自私。

只要回到太初聖地,他用回原來的身份,去了解恩怨便是了。

「這一點本聖子倒是考慮欠佳,所以只能夠勞駕一下蘇叔了。」

洛天霖不懷好意的看向了蘇見陽。

蘇見陽一臉懵,同時一臉的鬱悶,總感覺聖子每次喊蘇叔的都時候,都不會有好事情發生。

要不,這蘇叔二字,還是不要喊了。

蘇見陽還沒有開口,柳梧大長老先否認了,「不可,六長老只是聖境修為,若是貿然的前往北地,肯定會被人發現。」

蘇見陽很認真的點點頭,要是把黑盒子送到北地還行,但是還想要坑日月聖地和歐陽世家,就真的有些難度了。

「那這樣吧,這一件事情就讓我們家族的人去做,這樣一來柳梧大長老既不會暴露,蘇叔也不會有危險,如何?」

洛天霖笑了,實際上他是想要引出他的家族。

實際上柳梧大長老也有所猜測了,要不然是誰覆滅了東荒妖地。

柳梧大長老再次笑了,他知道這是洛聖子信任他,所以才會跟他提起家族。

但是他也很震驚,究竟是怎樣的大家族,才能夠隱藏著身份。

怪不得宗主直接的讓洛天霖當聖子,果然是關係戶。

不過現在,這一個聖子,還真的是實力派。

「好。」柳梧大長老爽快的答應了,又道:「聖子應該還有別的要說的吧?」

洛天霖點頭,他挺喜歡和聰明人說話。

他既然要用自己的家族,而且還是幫助柳梧大長老報仇雪恨,天底下哪裡有那麼便宜的好事情發生對吧?

這當然是另有所指。

不過洛天霖想要的也很簡單,他徐徐道來:「我們的家族是可以出手,但是需要藉助太初聖地的名義,所以到時候將會以太初聖地的名義出世,到時候也會有更多的動作,也會用太初聖地的名義。比如要討伐北地的時候,就需要藉助太初聖地的名義,到時候柳梧大長老可要好好的打圓場。」

柳梧一臉懵,就這?他欣然答應道:「如果僅是如此,我當然是可以做得到。不過一切事情一定要有理由,否則我擔心墨宗主出關之後會撕了我。」

「大長老放心,您還不相信本聖子的為人嗎?本聖子保證一切都師出有名。」

「那一切就交給聖子了。」

柳梧大長老鬆了一口氣,他最怕的就是被人利用太初聖地的名義,隨意的踐踏一些家族。

要知道,太初聖地的形象是不會濫殺無辜,與太初聖地沒有牽連的事情,也不會輕易去干涉。

世間的紛爭,只要和太初聖地無關,都不會幹涉。

當然,若是敢惹太初聖地,太初聖地也會為自己正名。

事情談好了,洛天霖和沐梓茵也回去廂房了。

蘇見陽鬆了一口氣,下一秒又陷入了煉丹比試的事情中。

就在要回房間的時候,聞到了丹藥的清香。

乍眼看去,原來蘇妙娥正在煉丹,而且還成丹了。

丹香沁人,蘇見陽一臉的高興,笑道:「妙娥,成丹了?」

蘇妙娥見蘇見陽到來,臉上泛起了一抹微笑,輕聲喃喃:「嗯,中階丹藥,不過和綠蘿姑娘比起來還是差了些。」

蘇見陽安慰:「到時候儘力而為就好了,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放心吧爹爹,還有些時間,我再試試,您先回房間休息吧。」

「好,回頭爹爹給你烤牛肉吃。」

「謝謝爹爹。」

另外一邊,柳梧大長老在會議室發獃,眼神卻有著光。

他輕聲呢喃:「愛妻,我很快就能夠為你報仇雪恨了,柳家的仇,我也會一同了之。」

「只是,我不能夠牽連到聖子和聖女。」

柳梧大長老在想著什麼,在他的心中有了一個計劃。

「五長老,您來會議室一趟。」

很快,五長老來到會議室,看著柳梧大長老在那裡,有些困惑道:「請問大長老有什麼事情吩咐?」

「老五,你也是一個聰明人。等到這一次天驕盛宴結束之後,我們就會回去太初聖地,到時候本長老也會閉關修鍊,所以到那時,太初聖地就由聖子和聖女擔任代理宗主,而你負責輔佐聖子和聖女,處理太初聖地大大小小的事務。

要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那麼就去請長須前輩出手。

此外,若是本長老一年之內沒有出關,你再告訴聖子我今日與你的談話。」

五長老輕輕點頭,「是,我明白了。」

「出去吧,另外這一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明白了嗎?」

「放心吧大長老,我定當守口如瓶。」

五長老出去了,柳梧大長老目光看向了遠方,目光所指,正是北地。

這一個時候,洛天霖和沐梓茵回到廂房,擺上陣法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