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國往事》第388章徐氏專吳3 超能交易所的花園內,回蕩著歡快的音樂,江離在教小精靈石頭跳着歡快的舞蹈。

南笙悠然地走進花園,看着在歡笑的二人。

江離回頭看到南笙,趕忙停止教導,看着南笙,帶着幾分歉意地道歉:「對不起,老闆,我們跳舞影響你了吧?」

南笙擺手:「沒有關係,看來你的心情很好啊?!」

江離點頭:「我剛剛用水晶石去查看了嬌嬌的情況,她已經走出了失去男友的痛苦,重新振作起來,開始努力的工作,積極的面對人生了。」

南笙十分意外:「她這麼快就自己走出來了?」

江離搖著頭:「具體她怎麼走出來的,我就不清楚了,但至少她現在不會再傷心,也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結果總是好的。」

南笙微微點頭:「你說的沒錯,結果是好的。」

江離提議:「這件事也算是有了個結果,我們是不是可以放鬆一下,晚上陪我去酒吧喝酒吧?」

南笙想了想:「還是算了,你自己去吧。我對那種環境實在是沒有感覺,你就彆強人所難了。」

江離有些遺憾地:「那好吧,我去多學幾招調酒的本事,回來調給你喝。」

南笙看着江離,露出一絲微笑,輕輕點了點頭。

小精靈石頭一直在旁邊看着二人,看到兩人最後的表情,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夜,一酒吧門口,霓虹閃爍,燈紅酒綠。

一輛豪華轎車開來,在酒吧門口停下,江離下車,走進酒吧。

酒吧里迴響着輕音樂,三三兩兩的客人散坐在酒吧大廳里,飲酒聊天。

江離悠然地走進,來到了吧枱前坐下。

酒吧員上前詢問:「先生,來點什麼?」

江離回應:「有什麼最新的,或者最拿手的雞尾酒,調一杯來試試。」

酒吧員答應着:「好,給您調一杯,我們新推出的「冰火特飲」。」

江離點頭,酒吧員開始了調試。

片刻后,酒吧員將酒調好,放在了江離面前:先生慢用。

江離拿起輕嘗了一口,讚歎地:「既有龍舌蘭的辛辣熱情,也有薄荷的清涼,果然算是冰火特飲……」

酒吧員讚歎地:「先生好厲害,這酒就是用龍舌蘭做為基酒,然後加入了薄荷汁和其他幾種配酒調製而成的。」

江離請求着:「方便提供配方給我嗎?」

酒吧員點頭:「沒問題,我給您寫一張,您回去以後可以自己調試。」

酒吧員寫好配方給了江離,江離收起配方,繼續地抿著面前杯里的酒。

這時,一位光頭歌手(雷剛)走上了酒吧大廳的舞台,輕音樂停止,演出要開始了。

江離看着上台的歌手,感到有幾許面熟,關注地看着他。

雷剛開口:「各位,接下來,我為大家送上一首《慈悲》。」

江離聽到歌名愣住,繼續端詳著雷剛。

伴隨着音樂,雷剛開始了演唱:「我佛慈悲你回頭是岸,苦海無邊你積德成善。我佛慈悲你回頭是岸,苦海無邊你積德成善。黃河好似那天上的水,罡氣迷霧般繚繞着你,你又如何如何普渡眾生,難道你只有那虛描慈悲的容顏,有誰與我做個無形的鬼,善惡有報你已不必再說……」

江離終於確定了雷剛的身份,低聲呢喃:「天堂樂隊?雷剛,真的是他?!他居然跑到酒吧唱歌來了……」

台下的顧客一起向台上起鬨:「嘿,唱什麼呢?!」「就是,我們來這喝酒聊天,你念什麼經啊?!」「鬧死了,下去,下去。跑酒吧唱這種歌,有病吧。」

雷剛的演唱被打斷,他有些尷尬無奈地沖客人們鞠躬道謝,然後走下了舞台。

江離看着雷剛思索著,快步跟了上去。

酒吧老闆一臉無奈地對雷剛:「雷哥,你看到了,真不是我不給你機會啊,現在的年輕人跟我們那年代不一樣了,都聽不進去搖滾。所以,您還是去別的地方試試吧。」

雷剛感激地:「好,謝謝你了。」

酒吧老闆拿出五百塊錢遞給雷剛。

雷剛趕忙推辭:「我都沒唱完,哪兒能要你的錢呀?」

酒吧老闆認真地:「雷哥,你唱歌什麼水平,別人不知道,我還真不知道嗎?不是真到了揭不開鍋,您怎麼可能屈尊來我這兒,您就別跟我客氣了,拿着吧。」

雷剛感激且又無奈地:「那謝謝了。」

雷剛將錢收起,轉身往外走。酒吧老闆一臉惋惜地看着雷剛離去。

不遠處,江離一直關注地看着和二人,看到雷剛離去,快步跟了上去。

離開了酒吧,雷剛走進了一條小巷,江離在後邊快步跟隨。

雷剛停下腳步,回身看着江離,江離也趕忙停下了腳步。

雷剛一臉為難地:「兄弟,我兜里就剛才唱歌賺了五百塊錢,你要不嫌棄,就拿去吧。」

江離恍然,趕忙解釋:「雷哥,千萬別誤會,我不是劫道的,我是你的粉絲。」

雷剛微微一愣:「粉絲?」

路邊燒烤攤,江離和雷剛相對而坐,面前的小桌上放着烤串和幾瓶啤酒。

江離認真地:「雷哥。當初我也在酒吧當過駐場,只不過,我一直沒唱出來。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你們天堂樂隊,我特喜歡你們的風格,可崇拜你了。」

雷剛有些不好意思地:「都是過去的事兒,不值一提了。」

江離關切地:「你們樂隊其他幾位呢,怎麼就剩你自己了,還跑到酒吧去唱歌了?!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了?」

雷剛為難地:「是啊。這幾年演出的效益特別不好,有時候,一個月下來,都賺不到幾千塊錢,可還得維護設備,樂器,大家連生活都成問題了。所以商量了一下,就把樂隊解散了。」

江離驚訝地:「啊?解散了?!」

雷剛自嘲地:「是,哥幾個都自己找其他的工作了。我也是實在找不到賺錢的招,才想在酒吧唱歌餬口,可剛才一開口的結果,你也看到了。」

江離惋惜地:「那實在太可惜了。」

雷剛無奈地:「沒辦法呀,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小鮮肉,男團,人家不喜歡聽我們的搖滾了。」

江離關切地:「那你們以後打算怎麼辦,就真的徹底放棄自己的音樂夢想了,就轉行去干別的了?!」

雷剛嘆了口氣:「不然還能怎麼辦?」

江離思索著,故意神秘地:「雷哥,你聽說過超能交易所嗎?」

雷剛疑惑地:「超能交易所?!」

江離點頭:「對,這是一家神秘的店鋪,在這裏,可以實現你任何的願望。我可以保證,如果你到了這裏,一定能讓你們的樂隊重組,並且重新受到歌迷喜歡。

雷剛的眼睛瞬間一亮:「真的?!(隨後又黯然下來)行了,兄弟,你別安慰我了,怎麼可能有這麼神奇的地方?」

江離微笑:「不但有,而且我就能帶你去。」

江離說着,將一張超能交易所的名片取出,遞到了雷剛的面前,雷剛的詫異地接過看着。

周鶴鳴靠坐在實驗室的窗前,他的手機發出了提示音,他拿起看着,微皺起眉頭。

崔麗和一邊的周榮成一起抬頭,看向了周鶴鳴。

崔麗擔心地:「鶴鳴,我們現在怎麼辦,要馬上趕過去嗎?」

周鶴鳴點頭:「是,馬上去,無論如何,也要儘力阻攔下他們接走交易者。」

周鶴鳴三人,迅速打開旁邊的衣櫃,取出了裏面的盔甲和頭盔,開始穿戴……

雷剛將手裏的名片放下,輕輕搖了搖頭,將名片收起。

江離看着雷剛:「怎麼,雷哥,還是不信?」

雷剛搖頭:「不是不信。就算真有這麼個地方,我們幾個都窮得叮噹亂響,兜兒比臉還乾淨,哪有什麼能拿出來交易的東西啊?!」

江離趕忙安慰雷剛:「雷哥,超能交易所不同於其他的地方,不收錢,只要你要過人的能力或者是天賦,就可以交易。

雷剛被江離說的有一些心動,但還是帶着幾分疑惑地:「你怎麼知道的怎麼詳細?」

江離低聲輕笑:「因為我就是超能交易所老闆的助手,只要你願意,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試試。」

雷剛拿着酒杯,審視的看着江離,未置可否。

江離勸說着:「雷哥,跟我去試試,如果覺得條件不合適,你可以選擇不典當。或者你也可以選擇,先進行一下體驗,再決定是否交易。總之如果能夠把握住機會,這就是你人生的一次轉折啊!」

雷剛看着江離,終於下定了決心:「好,我就跟你去看看!」

江離對雷剛:「好,我們現在就去。」

兩人起身走向一邊僻靜無人處。

江離伸手與雷剛的一隻手相握,他畫出傳送陣,閃爍出黃光,兩人迅速消失。

兩人剛剛消失,周鶴鳴等三人現身出來,周鶴鳴着急地四下張望着,卻發現已經無人,他無人和崔麗、周榮成對視,意識到他們來晚了,都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超能交易所交易大廳內。

雷剛坐在沙發上,江離恭敬地站在南笙的寶座邊。

南笙一身黑色長袍,從後堂走出,來到寶座前,巍然而坐。

江離對雷剛:「雷哥,這位就是超能交易所的老闆,你有什麼願望,可以儘管對她提出。」

雷剛將信將疑地看着面前的南笙,但還是認真地:「我就希望能得到足夠的錢,在滿足我們基本溫飽的基礎上,可以更換樂隊的樂器、設備,讓我們得到更好的演出機會,在更高的舞台上,實現兄弟們的搖滾夢想。」

南笙看着雷剛,眼睛微微閃爍光芒,隨後點頭:「可以,你的願望,我可以幫你實現。」

雷剛欣喜地:「真的,那你要我用什麼來交易?!」

南笙平和地:「就收走你們樂隊成員之間的默契度吧。」

雷剛愣住:「什麼,收走我們的默契度?那我們以後還怎麼一起合作啊?不是成了亂彈亂唱了嗎?」

南笙平和地:「超能交易所,交易隨心。如果雷先生覺得不合適,儘管回去想清楚,再做決定。」

江離向雷剛提議著:「雷哥,不要着急做決定,您不妨可以免費體驗一下,然後再做決定。」

雷剛有些尷尬地苦笑着:「兄弟,哥哥們又不是沒有在大的場合演出過,你覺得還有體驗的必要嗎?!」

江離理解地看着雷剛,天堂樂隊的確是有過非常輝煌的成績,的確不需要再通過體驗去了解交易后的效果。

江離略帶着幾分遺憾地看着雷剛,雷剛也無奈地看着江離,輕輕搖了搖頭。

雷剛住處外,伴隨着一道黃光閃過,江離和雷剛返回到現實世界。

江離對雷剛道歉:「不好意思,雷哥,沒能幫到你。」

雷剛擺着手:「哪裏,兄弟,你能給我提供這樣一個機會,我已經很感謝你了。只是,我不能替其他人做出決定的。」

江離點頭說道:「理解,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吧,我是希望你別錯過這次機會。」

雷剛點頭,江離畫出傳送陣,閃爍光芒,江離消失。

雷剛一臉惋惜地轉身,迴轉自己的家。

狹小的卧室內,堆滿了各種雜物。

雷剛進入卧室,頹然地躺在了地板上鋪着的床墊上。

雷剛的眼前浮現出了在超能交易所,和南笙、江離進行交涉的情景。

雷剛轉頭看向了旁邊的牆壁,牆壁上有着一張他和樂隊成員身着皮衣,抱着樂器的一張合影。

雷剛看着牆上的照片,眼睛微微有些濕潤了……

江離回到交易所內,南笙已經離開大廳,來到了餐廳喝茶。

江離有些不忍心地向南笙想要開口求情,南笙卻搶先開了口:「默契度是他們唯一可以用來交易的東西,我已經給了他們機會。至於他們願意不願意交易,就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了。」

江離明白南笙說的都是實話,雖然他內心很想幫助雷剛,但是這樣的條件,對於他們來說,的確又是很難做出抉擇。一切只能等待雷剛最後的決定,以及和其他樂隊成員商量之後的結果。 不得不說,加糖真的是有夠歹毒的,他很清楚,安娜對許林已經產生了一種別樣的感覺,如果再這樣長此以往下去的話,恐怕安娜真的會愛上許林。

這可不是加糖想要看到的。

現在見到安娜居然為了許林,居然連身為血族之人的原則都丟失了,他可不敢再讓安娜繼續呆在許林身邊了,不管是為了血族的未來。還是為了他自己的未來,都必須要讓安娜和許林的關係斷絕。

至此,加糖才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挑撥許林和安娜兩人之間的關係。

加糖的話。讓安娜俏臉上的神色都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美眸中透露出了複雜的情緒,看著許林,咬了咬嘴唇,默不作聲。

許林看向安娜,臉龐上充滿了平和的神色。完全不知道他內心在想什麼,只見他對著安娜問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安娜張了張嘴巴,想要解釋,但是她卻不知道從何解釋,因為正如加糖所說的你那個樣子,她,確確實實是為了這個目的而靠近許林的。

這是事實,沒有辦法去掩蓋的。

見安娜沉默了起來,許林也是臉色微微一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