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死!給她們陪葬!!”

左不平雙目赤紅,怒髮衝冠,心中充滿了怨恨,恨不得將陸謙扒皮抽筋,食其肉喝其血,再將靈魂抽出來,放在火中焚燒一千年。

譁!

三尺青鋒憑空出現,直指陸謙眉心。

此劍名爲劫運之劍。

其劫運寶禁能引發人身上之劫。

功法、神魂、肉身……只要有破綻,此刻都會暴露出來。

陸謙感覺一道無形力量從四面八方涌來。

身上的氣機被引動,如湯如沸,似乎有什麼東西爆發出來。

千里之提潰於蟻穴。

這道無形的力量,便是要找到自己身上的蟻穴,然後促之崩潰。

心念微動,這種力量消失不見。

劫運之力對自己沒有分毫傷害。

叮!

人皇劍出鞘,一下劈在劫運劍之上,將其整個彈開。

自己的閻羅真身是不漏金身。

經過三道天劫,早已達到完美無缺之境,豈會輕易找到漏洞。

一人一劍,見招拆招。

散逸出來的劍氣當即湮滅方圓百丈。

範圍的之內的人和物化爲齏粉。

左不平化身鳳凰,一聲清唳,口中赤紅太陽真火,整個神門城的天空被染成赤紅。

陸謙身形飛上天空,變化成一隻通體冰藍的寒螭,口吐藍色玄冰。

轟!

方圓千里雲氣消散,震動使得下方城牆紛紛倒塌。

幸虧兩人是在空中戰鬥,若是地上,恐怕整個城池頃刻間湮滅不可。

“七十二變?你……”左不平瞳孔一縮,想不到對方也會七十二變,造詣還不低。

“不然我怎麼發現你呢。”陸謙冷冷一笑。

這個傢伙之所以行蹤不定,靠的就是這一手七十二變,以及操縱人心的心神之術。

“哼,不管怎樣,你今天都要留在這,替青兒陪葬!”

左不平狂吼,雙目射出赤紅殺氣。

背後隱隱出現一個紅色的魔頭。

魔頭面部表情不斷變幻,時哭時笑,種種人世間幻象,似乎要將人拉入深淵。

陸謙發現天色一下子從白天變爲黑夜。

四周是形態各異的妖魔。

“桀桀!!”

“陸謙!救我!”

以往經歷過的人都在妖魔之中,或咒罵,或求饒,或怒吼。

無數妖魔變幻着形態,令人分不清增加。

同時,陸謙感覺體內七情六慾翻騰,似乎要化身無窮火焰,將面前所有事物燒光。

這種念頭剛一升起,內心閃過一道涼,雜念消失無蹤。

他的光明琉璃心可不是吃素的,練到大成的“光明如炬”之境,並且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破了自己的內心。

見到陸謙這般輕而易舉破掉幻境,左不平內心十分驚訝。

“難道只有用那一招了嗎?青兒都死了,我做人有什麼意思。”

兩人變化各種神**戰。

這時,左不平一記神龍擺尾,擊飛陸謙。

隨後呆呆立在原地。

無名黑火從他七竅噴出,從各個毛孔涌出,轉瞬將其包圍。

他的血肉、骨骼、法力全部轉化爲漆黑煙氣。

氣勢節節攀升,方圓萬里的生靈雙目漆黑,發狂似的攻擊周圍的生靈。

父子相殺,手足相殘,一幕幕人倫慘劇,猶如人間地獄。

“天魔?”陸謙心中一震。

下方的情況名爲‘魔染’。

天魔之所以被人忌憚,正是因爲他們像瘟疫一般傳染,壞人心神以及道行。

心神修士與天魔只在一念之間。

心神修士的內心十分強大,一旦被破防,轉化成天魔威力更甚。

原本左不平的修爲更自己差不多。

現在轉化天魔,豈不是威力更強?

嘩啦!

漆黑煙氣猶如黃沙,在空中呼嘯。

最終匯聚出一張人臉。

和左不平有半分相似,頭上長了兩根盤繞的羊角。

“桀桀,本座名爲梵波,本座來此世,必奪走你的道行、肉身、一切的一切,當你的面玩弄你的女人。桀桀。”

天魔無孔不入,陸謙內心的火焰又燃燒了起來。

“梵波?傻子。”

漆黑煙氣基蘭淹沒陸謙之際,陸謙身後驟然出現一道人影。

這人影身着白衣,長相英俊,臉上帶着一絲玩世不恭的笑容。

左不平見到此人剎那,身軀一震,如遭雷噬。

“無相天魔?”

跑!!

左不平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

他屬於蘊魔,通過色蘊、受蘊、想蘊、行蘊和識蘊影響他人,引起冷熱寒溫,飢渴痛癢等等。

而無相天魔不同,它什麼都不是,又什麼都是。

屬於魔主之資。

他這個境界如何敵得過,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還沒跑多遠,萬丈魔念籠罩下來,左不平當場失去了意識。

李度又再次化身人形,站在陸謙面前,滿意地打了個飽嗝。

“嗯,不錯,很醇厚。多謝了。”

“各取所需罷了。”陸謙笑道。

“也對,下次見到這種敵人,務必要用種魔之法,我才能一擊必殺。”

李度想了想,再次補充道:“你說的計劃,我恐怕不太能勝任,最多隻能一旁施加影響,找到破綻。”

所謂的計劃,就是一個備案。

陸謙前些日去了南靈域幽冥一趟,專門找到李度,請他出山。

以後若是玄老黑帝衆人的秘密暴露,就來幫自己撐一下場子。

“爲什麼?”陸謙不解。

“天魔不擅長鬥法。我現在纔剛進入顯聖,如果達到斬破紅塵、心靈不滅的大顯聖之境,鬥法能力應當會提高一些。”

天魔無形無質,修煉到顯聖之境,可無視物質界的距離限制,隨意降臨到任何已知的星辰。

天魔主要是以心靈干涉現實,對付人主要也是這種方法。

只要心靈露出破綻,即便對方修爲高出幾十倍,也能輕鬆拉下馬。

但對於那種大規模、節奏又快的大混戰,作用就有些降低了,本身他們也沒有特別強大的法術。

至少不能當做主力,最多在一旁找找空子。

“無妨,到時候記得過來就行。”陸謙忽然想起什麼,“對了,我懷疑天道樓的人修的是天魔之道。”

“那就有意思了。”李度桀然一笑,邪氣凜然。

次日,左不平已死的消息傳遍四方,天道樓的人率先得知,開始佈下暗手。

第三日。

陸謙沒等到天道樓的人,反倒是自己人這邊先亂起來了。

紙終究包不住火。 聖皇曆燃魔月。

轟轟烈烈的起義行動被帝國軍隊和教會派出的教徒們血腥壓制,仍舊無法熄滅人民奮起反抗的決心。

與預期得到的效果恰恰相反。

越來越多看清楚聖皇教會真面目的百姓和目睹屠殺慘狀的人民,紛紛響應號召加入起義軍行列。

從最開始單純反抗聖皇教會的壓迫,到現在只差直接將反帝反教的名號直接寫在旗幟上了。

他們需要一個領導,能帶領起義走出困境、將該死的統治者拉入深淵的強力領導者。

也就在前不久,如火藥桶敏感的起義軍里忽然想起了大魔法師轉世。

那位曾一度扭轉在天下的罵名,依舊與聖皇教會處在對立面的偉大之人。

去年在卡偌凱門本鎮壓的毀滅教也用過大魔法師轉世的名號作為掩護,招收源源不斷用以送死的教徒。

但起義軍高層自認為他們此舉不一樣。

因為整個起義是為了平等和生存而戰,絕不像毀滅教那般是為了空洞的理想滿足領導者的虛榮。

更何況現在聖皇教會所作所為和當時毀滅教有什麼區別?

永生之皇無法像當年大魔法師轉世那樣站出來撇清與信仰自己教會的關係,那麼就需要用強有力的武器來粉碎聖皇教會的信仰。

在幾大戰區乃在堅持的起義軍首領紛紛表態,希望以大魔法師轉世為隊伍的精神支柱。

哪怕無法換回那位已然失蹤半年之久的大人出手相助,也能給予麾下軍士以信念,來抵禦聖皇教會瘋狂的信仰。

「大魔法師轉世將庇佑我們!」

「聖皇教會不過是打着永生之皇名號做着惡魔之事的紙老虎!大魔法師才是世上的真理!」

「同胞,如果你還是我值得信任的同胞!請站起來,來到大魔法師轉世的庇佑下,共同抵禦腐朽帝國和教會的暴行!」

「大魔法師轉世無處不在!他正關注著這一切,正考量我們的決心!唯有堅持下去才能得到那位大人的幫助,幫助我們打倒壓迫者,走向光明未來!」

「帝國和教會的腐朽程度已然超過我們想像。拿起鋤頭和鐮刀,願這世上還能被和平籠罩!」

短短一個月,短短一個月不到,大魔法師轉世的名號再次響徹這片古老的東方大地。

起初教會還以為那世界污穢真的復出並站在起義軍身後,甚至出於忌憚暫停了許多天攻勢隨時準備撤退。

結果等待許久后認為那只是一群愚民的垂死掙扎而已,便重新組織隊伍以更猛力的態度發起殲滅。

但戰況似乎比想像里要變得艱巨不少。

一方面原因可能是起義軍經過半年抗戰已經初步具備士兵的戰力,依託人數優勢不會再落到下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